打造本地化专业信息门户网站
CTRL+D快速收藏本网站,下次轻松访问!

推荐:
今日头条!天 吴尊现身无限
广告
当前位置:保定热线 > 财经 > 正文

我与轻易贷的故事(1)

点击数:北京热线 作者:heluwq 时间2019-10-17 18:02

    前言:轻易贷需要法治化营商环境。自2018年1月8日以来,由河北省金融办牵头,组织多部门参与,针对轻易贷的全面审查至今已一年九个月,如果轻易贷有问题,请相关部门指明;如果轻易贷没有问题,请相关部门依法行政,让轻易贷依法经营,以维护社会稳定,维护金融稳定,维护平台十余万投资人、借款人利益,让轻易贷更好的服务全国小微民营实体企业,为中国经济发展做贡献。以下是文章全文。

    我想讲一个故事。
    一个我想了很久,但始终都没有讲出来的故事。难以启齿的并非故事本身,而是我一直不知道,我是不是应该把它讲出来。现在,我想是时候了。当然,也许时机还不是那么恰当,但我仍然决定把它说出来,我想把它说出来——让更多的人知道,让更多的人看见。

    这是一个隐身在翻涌奔腾的时代浪潮下的故事。

    这是一个不应该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中的故事。

    我叫李勇会。

    这是我和“轻易贷”的故事。

    在讲故事之前,也许很多读者朋友还不知道“轻易贷”是什么。

    用官方的语言来说,这是一家“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”,用不那么官方的话来解释,则是“P2P投资平台”。

    至于它的规模,在国内应该也不算小。它在业内占有了河北省90%以上的份额,可以称得上是国内的头部平台之一。

    而我就是这家平台的实际控制人和创始人。

    故事始于2018年年初。

    2018年1月5日,傍晚时分。我吃过晚饭,沿着夏威夷的沙滩散步,这是我的习惯,因为散步可以帮助我理清许多事情的头绪。

    时值一月,夏威夷的海边仍旧十分温暖,水面上偶尔还会传来人的声音,海风轻拂,傍晚的斜阳照在海面上,波光嶙峋,层层叠叠。光晕不时映过沙滩,给沙滩也铺上了一层金色。电话铃声响起,我掏出手机,发现是在国内的一位朋友来电。

    我随手按下接听键,电话里,朋友的语气有些焦急,第一句话就让我皱起了眉头:“出大事了。”“怎么了?”“轻易贷被立案调查。”

“怎么会……”听到这句话,我懵了一下,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,皱着眉问:“以什么名立案?怎么回事?”“他们说,轻易贷涉嫌非法集资。”

    我差点把手机丢出去,非法集资?不可能!我顿了顿,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一下,问道:“这不对啊,这不对,我没有非法集资啊,怎么可能以非法集资给我立案?”“不,暂时还没有立案,但是听说调查小组最多两三天就会进驻轻易贷,展开调查。”

    “开什么玩笑?”我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:“没有立案,他们凭什么让调查小组进公司检查?”

    “不用立案,也不用非法集资的名义,只是例行检查,或者干脆就是合规检查。”“那你为什么说我涉嫌非法集……”我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。

    这里面不是这么单纯,这里面有事情。我需要好好想一想。

    沉默了十几秒,我揉着眉心说:“我知道了,还有其他消息吗?”这次轮到朋友沉默了,数秒后,朋友说:“注意河北省金融办主任江波。”“嗯,知道了。”挂断电话,我的眉头都拧成了“川”字。

    非法集资是不可能非法集资的,永远都不可能,但是现在调查小组偏偏就在查我非法集资……许久之后,我沿着海边一步一步走着,不知走了多久,终于慢慢的理清了思路。

    首先,这个消息应该是确实的。朋友经过多方求证,多方确认才给我打的这通电话,他没有理由,更不会骗我。但是出于谨慎,我又给身在国内的其他朋友打电话确认,终于在几通电话后,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。

    也就是说,现在我公司已经被认为涉嫌违法,处在危机的边缘,如果轻易贷平台真的有违法违规的行为,那么不但是我,整个轻易贷平台都将沦为犯罪团伙,我和我的团队将全部成为犯罪嫌疑人。

    怎么办?我不担心调查的结果,我只是在犹豫接下来怎么办,因为我不是非法集资,没有人能把帽子扣在我的头上。

    就像桌面上有一瓶水,干净澄澈,没人能说那是葡萄酒,因为那不是;就像一头鹿站在园子里,也没人能说那是马,因为它同样不是。

    我们是一家金融平台,做P2P的,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个调查的结果不是那么重要,“调查”这个事件本身或许比调查的结果更加重要。一家P2P平台被以“涉嫌非法集资”名义调查,这本身就是一个灾难。一个彻头彻尾的灾难。这会导致平台挤兑,出现一个死循环,而且是无解的死循环。

    现在,由于立案调查的传闻,轻易贷平台已经站在了这个死循环的边缘,只差一步就会彻底的掉进去。我该怎么办?我甚至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,拒绝接受这个事实,我从事二十五年金融行业,还从未面对如此的局面。

   人们都说悬崖勒马,现在我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沿,脚下就是万丈深渊,但是我无法勒马,我甚至没有任何可以操作的空间。

    这一夜,我想了许久,仍旧没有任何办法。但就在第二天的早上,当我醒来睁开眼,看着窗外朦胧的晨光时,我突然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   针对这件事,我的两位朋友给了完全相反的建议。第一位朋友建议我立刻回国,稳住局面,争取一线生机。另一位朋友则建议千万不要回来,既然“调查”的事件已经发生,那么结果不再那么重要。只要我回国很可能会被限制人身自由,到时候别说稳住局面,也许连自己的声音都发不出来,就直接被淹没在巨大的浪潮下。

    想了许久,我将他们两人的建议折中了一下。我要回国,我必须回国。但不是现在。因为如果我现在回国,确实很有可能被控制。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不是因为害怕被控制——我没有犯罪,我不怕他们——但是我不能眼看着我的平台倒塌,而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措施。晚几天。我要用最多一周的时间,挽狂澜于既倒,我要拯救我的公司。

    第一时间,我给我的团队打电话:“省金融办、银监局要来公司调查,这件事你知道吗?”“今天早上刚知道,李总。”公司员工小张回答。“跟他们联系过吗?”“还没有。”“接待工作要做好,还有,给我写两篇文章。”“好的李总,我在公司。”小张回答。

    我顿了顿,放缓语速,以便他能够听得清楚:“第一篇文章是写给市金融办的信,大意是说,现在由于市面上传言,政府多部门对我公司立案调查,导致公司净流出资金过多,达到多少多少万元,导致公司可能无法正常运营,从而恐怕引发大面积挤兑风潮,恳请主管部门及领导消除此类不实传言。”“明白,李总,稍后给您过目。”

    “第二篇文章,发公众号。名为《全国多地启动P2P整顿验收,轻易贷位列首批》,内容是……”我顿了一下,说道:“就写2018年1月8日,由石家庄市金融办牵头,河北省银监局、人民银行河北分支机构、市公安局、区政府金融办、审计事务所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整改验收小组,开启第一批P2P网络借贷平台整改验收工作。写这些检查小组,他们是来给我们做合规验收的。”这次小张没这么快答应了,顿了一下,小张问道:“李总,检查是因为我们涉嫌非法……”我打断他:“对,我知道,就这么写。”“这行吗,李总。”“他们对外宣称是立案调查了?”“这倒没有,检查小组给我们的说法也是例行检查。”“那你是怎么知道,他们实际上是在调查我们非法集资的?”“呃,是传言。”“对,传言。”我给他解释:“你还没看明白吗?检查小组玩了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他们明着说是例行检查,实际上暗地里,又宣称是调查非法集资,这次的检查,有明里暗里两个原因在市面上流传着,而且……暗地里的原因,要比明面上的声音大得多。”“这……李总……”小张有点结巴了:“可是为什么呀?想调查我们非法集资,直接立案调查不就好了吗?为什么还要这么干?”

    “有立案就必须有结案。”我说:“因为他们组织了一个不存在的案子,如果立案调查,那么在调查结束后,就必须有一个结果,这个结果会告诉所有人,我们有没有非法集资,那么我们就相当于有了一块合法的招牌,所以,现在他们只想调查,不想说结果。”“这个……李总,我还是不明白,为什么要这样?”“那你再想想,如果调查下去,却一直都没有结果,那么会怎么样?”

    这次小张终于明白了,我听得出他的声音都有一丝不稳,他说:“老百姓不知道政府调查我们,实际上没有立案,那么这个调查就是在要我们的命……只要他一天不给调查结果,我们一直被扣在‘涉嫌非法集资’的帽子里,我的天呐……”我顿了顿,把语气放的轻了一点,说:“冷静一点,按我说的,写一篇文章发公众号。”

    “不是,李总,他们就快来了啊,让他们这么查下去,我们的客户,投资人,出借人早晚都知道,政府在调查我们非法集资,到时候大家肯定都来取钱,我们哪有那么多钱给所有人取出来?要挤兑了啊,李总,怎么办?怎么办?”“镇定一点,按我说的做,写文章,发出去。没事,相信我。”

    小张沉默了三四秒钟,这次斩钉截铁的回答:“好的李总。”片刻后,草拟好的文章通过网络传送到了大洋彼岸,我仔细看过后,又和公司的团队逐字修改确认……两天时间转眼即逝,2018年1月8日,一支联合审查小组(含石家庄市金融办、市公安局、审计事务所等多部门)进驻了轻易贷总部,开始了关于“轻易贷涉嫌非法集资”的调查。

   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这两天以来我一直在等着他们。轻易贷能否死中求活,就全看我们如何运营了。片刻后,就在当天上午,一封致石家庄市金融办的信,一篇公众号文章在调查小组进驻轻易贷的第一时间发了出去。

 

(2018年1月8月轻易贷公众号文章部分内容)

根据公众号文章所描述,明明性质上是“立案调查”,我却将之说成合规验收。甚至不止如此,我还要求有关部门消除“调查非法集资”的传言。

(2018年1月8日递交给石家庄市金融办的紧急报告)

    这是一次豪赌。不,说是赌并不合适。因为我不会输。不如说,这是一次破釜沉舟式的行动。两篇文章直接让我们化被动为主动,但也将我自己逼上了一条绝路。调查小组会生气,他们会查的更严,一旦发现任何问题,等待我的绝对是灭顶之灾。但是没关系,我有底气,我没有非法集资,他们不会查出任何结果。他们不能指鹿为马。如果最终的结果,我确然是非法集资罪了,那么我这么做是罪加一等,可反之呢?这两篇文章就是我的明牌,而我和我的公司合规合法,这就是我的底牌。有一套无敌的底牌,有一张可打的明牌,这副牌,可以让我度过这次危机,可以让我起死回生。至此,从这封信开始,我和轻易贷的故事拉开了序幕。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
广告
广告